用量子共振原理来分析抑郁症产生的原因

 

看到不少人处于情绪低落的痛苦中,有些找不到原因和解释,这里尝试用量子共振原理探索一下。

量子物理學說認為,世界上的一切是能量,一切皆為振動。構成世界萬物的原子中還可以分為電子與中子等粒子,這些粒子都具有週期性的指動特質以及電磁性,因此世界上的萬事萬物都是一種振動;因為振動頻率的不同以及相互影響而形成不同物質,也就形成了多元豐富的世界。

一个人的生命系统包括了身体、心灵和灵性,是一个巨大的“身心灵全息系统”;而多个人组成了更大的具有生命力的系统,可以称为“集体场域系统”

而整個宇宙就是一個龍大而完整的磁場,有人稱為「宇宙能量場」或是「統一場」,在這其中人類的磁場算是非常微弱也容易受到影響的,由於磁性能量場可透過共振作用來互動,因此外在環境的能量場若是高頻且穩定的,人類的磁性能量也會受到影響,進入較平靜或喜稅的狀態,進而影響肉體以及情緒.

1665年時,荷蘭一位科學家克里斯丁.賀金斯發現了共振原理:當兩種有著不同頻率的物質能量相遇,振動頻率較強的一方會使較弱的一方以同樣的頻率振動,形成同步共振的現象。也就是說強大的振動頻率能夠投射到另一物體上,使振動頻率較弱的物體受到剌激,而與振動頻率較強的物質共嗚而振動。

近期一个流行的视频展现“共振”现象的:实验者随意拨动24个会发声的钟摆,这些钟摆最初按照各自的节奏左右摆动,发出的声音杂乱无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钟摆有的渐渐慢下来,有的正在加速,它们的摆动频率渐渐趋同,在1分04秒这个时间临界点,所有的声音突然变得整齐划一,而从1分35秒开始,最后一个方向相反的钟摆也开始加快摆动速度,与其他钟摆趋同,最后所有钟摆的摆动和声音都整齐划一了。

这些钟摆没有直接的相互接触,它们之间相互影响的媒介就是各自发出的声音(声波)和通过白色平台所传递的振动,这就是“共振”。共振就像一个纽带,将万物相连,同频共振、同质相吸。
现代量子力学证明了人和万物都有振动频率,并以这样的方式吸收或释放能量。以人体来说,小到细胞,硬如骨头,微到脑电波,乃至我们的意念、思想和情绪都在振动,如果频率一致就会相互影响,并产生共振。

以往的近红外光谱加载及用近红外光对样品进行扫描时,当样品成分的某些分子振动频率与入射光中某些波长成分的频率相同时发生共振吸收(或量子跃迁),从而在对应谱区形成特征吸收峰,形成样品的真实吸收光谱。2017年开始国内一些小型科技公司开始引入德国的量子加载设备,用声光电磁的方式,对物体进行量子波的加载,让物体进入量子和谐共振状态,也是类似的原理。

生物除了肉體之外,還有看不見的「身體」-「生物磁性能量場」。磁性能量場來自於生物體內電子傳遞時所形成的生物電能。某些器官能夠形成特別強烈的磁性能量場,例如心、肝、脾、腦、眼球;將之應用在醫學上,就成了常見的心電圖以及腦電圖,透過水分子及磁性能量場間的共振,對人體內部進行描繪以精準找出病灶的核磁共振顯影。肉體的創傷與病變會影響磁性能量場,而當磁性能量頻率低且混亂時,也會反映在肉體上。前面提到,大腦進行各種指令時,電子攜帶訊息的過程會形成大量的生物電能交流,影響全身整體的磁性能量場。因此當我們處於負面情緒或是負面思考時,生物磁性能量場更進入低頻狀態,容易生病或發生事故;但若處於正面情緒狀態,也能使肉體逐漸強壯,感到自己獲得力量,因此透過外在或是內在狀態的改變,即使是某個物件或是某種情緒的改變,都能使整體生物磁性能量走向正面或是負面。

一个人由于各种压力或者其他因素比如本身各神经传导节奏失调,可能导致体内的生物波特别是与脑和心脏有关的精神系统那部分节律,与可能存在的宇宙中的消极能量产生了被共振。我相信宇宙间存在激发生命的正能量,同时也存在毁灭生命的负能量场,因为整个宇宙是平衡的。当人体的负面波长与负能量场的波长和谐时,负能量包括自杀意识或者某些消极潜意识被共振,吸收和激发。人体本来可能具备正常的负面信息排泄功能,由于神经传输通道的堵塞,导致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压制正常思维,对身体发出消极指令信号,这或许是一种对莫名其妙的心情低落和自杀企图的解释。

由此感觉到,治疗情绪低落的新理念应该呼之欲出了。事实上,已经有不少民间自然疗法的师傅在尝试。目前想到的是,除了配合医生治疗外,在早晨的阳光下跑步,有规律地进行,通过有节律的运动调整本身正能量的频率,或者是点穴针灸打通原有通道,让正能量重新占据身体,排除有害激素,恢复的良性激素正常流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