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3

日本“庫山窯”瓷器:精品的代名词

“庫山窯” / “库山窑”为日本近现代著名瓷器,50年代开始出产品,特点是特别注重色彩的组合,图案设计精细,精美,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准,高档产品的品质非常精良,绘画线条非常笔直,器形工整无与伦比,尺寸精密度极高,在亚洲瓷器中罕见。
“库山窑”产品部分内销,大部分作为高端瓷器出口欧美,在中国极少见。普通新品的售价通常是30-50美元一套,精品超过100美元一套,90年代以后因成本过高,产量越来越少。因品相保持度高和艺术色彩出众,收藏品价值应每年增值5%以上。

文革时期景德镇“万寿无疆”出口瓷器

– 海外华园网综合《中国收藏》,解放日报,以及其他国内外文献关于文革时期景德镇“万寿无疆”出口瓷器的资料 –

文革时期景德镇“万寿无疆”出口瓷器逐渐成为一收藏大项,其精品绝大多数留存国外,真品率高。近年来,国内的“红色收藏”品和“文革”品日趋活跃。瓷都景德镇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出品的“万寿无疆”铭文粉彩瓷作品已为一些“文革”品收藏家重点关注,古瓷器专家也认为是粉彩瓷器史上的高峰之作。它意蕴深厚,精美异常,品种繁多,价值多样。本文仅就所见所集,做些粗略梳理。
 纷繁的品种
笔者已收集到的景德镇“万寿无疆”“文革”瓷史料有《粉彩日用瓷》和《景德镇陈设瓷》两种,无印刷年份,封背电话号码4位数,是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号码,主要文字均中、英两种文字,内列“万寿无疆”瓷器商品的品名、规格和彩色图片。经查证,第一种内瓷器主要出口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第二种内瓷器主要出口东南亚一带。但是,从已发现的实物看,还有不少品种、规格在上述两种史料中未见,想必是编在第三种出口资料中,而且这些资料中的“万寿无疆”瓷器是与不同主题图文、不同造型类别的其他粉彩瓷搭配组合。从史料和实物都可以看出,“万寿无疆”“文革”瓷器品类极为丰富。陈设器类:有香炉、罐等系列。圆球罐、花鼓罐、彭式罐、天字罐;折底笠式盖罐、丰圆盖双耳瓶和带内杯温酒罐等等。规格很多,如圆球罐、天字罐都达12种,最大高16寸,最小高仅2寸。饮具类:分茶具、咖啡具等类别。咖啡具一套5种,已见两种规格。其中糖罐造型如同古典双耳尊,极为典雅、高贵。茶具造型繁多,如壶、杯、托盘都有近10种不同造型,十分雅致、有趣。由小小钟式壶、4只玉兰杯和委角茶盘组成的小套件茶具属“迷你型”,趣味盎然。压手杯的盖、托、杯身三件头都有“万寿无疆”4字,意蕴绵长,有连呼三个“万寿无疆”经历的人特别容易引发联想。餐具类:碗类类型、规格多种多样。大小饭勺、汤匙、酒瓶、酒杯、酱醋瓶、酱醋碟、胡椒粉瓶等小件不胜枚举。有些收藏家非常喜欢盘类,如同古代、近代盘类在现代收藏者心目中都变成了陈设器一样,“万寿无疆”盘更具陈设件的风韵。蛋形盘已见7种规格,最大的为长径40.8厘米,短径29.4厘米。圆形盘有平口、圆口、反口,有平盘、汤盘、鱼盘等。已发现直径46厘米大平盘、47厘米大汤盘,堪称“万寿无疆”瓷的“大哥大”。圆形盘也有不少于9种规格,煞是大气。

其他:罕见大器如鼓凳,小件如烟灰缸、牙签筒、鸟食罐等,造型也各具特色。

已发现实物有不同造型60多种、不同规格100多种。前述两种史料中不同造型仅有40余种,再加红、黄、绿三种地色、多种底款,品种繁多。收藏它,有所选择,巧妙组合,成组、成套、成系列,只要能体现特定的角度或独特的取向,就有价值。

优美的纹饰

“万寿无疆”“文革”瓷的纹饰取自于传统艺术,来自于民间文化,设计精到、俊雅、丰润,动静结合,层次清晰,安排极具匠心,令人百看不厌。

主纹饰是转心莲、卷草纹、宝相花。每一个叶片都规整、活脱,装饰有与地色不同的但协调、丰富的彩料。在大中型圆器上,小小的方形宝相花居中,起到了稳定和对比的作用。转心莲、卷草纹处在宝相花的上下相对方位,两两相向,内在呼应。在大中型琢器上,转心莲、卷草纹与宝相花作平行安排,大小相间。在小件器上,如小罐等,则突出宝相花,或以略加简化的转心莲、卷草纹与宝相花组合。

第二个层次是蝙蝠、长寿图案,大中型器为两组,安排在与两个转心莲等距离位置上,半径大体同一,在琢器上则大体同一高度。由于蝙蝠、长寿图案具民间美术的纯朴性,用的又是深浅有别的红料,这样就恰如其分地点出了与主纹饰、与“万寿无疆”4字的相互关系,点出了整体的文化意蕴和历史渊源。

第三个层次是“3”字形火云纹。许多小小的火云纹分布在整器色地上,且方位不同、多变,又略有大小,具某种随意性,这样就在观感上明显衬托着主题文字和纹饰,又产生了动感效果,增加了整器装饰动静结合的美感,避免了呆滞感。

这是大胆继承与精心创造的结合。从乾隆到民国各个时期的“万寿无疆”瓷器作品看,“万寿无疆”“文革”瓷纹饰较接近粉彩“乾隆式”,更接近“江西”“景德镇名瓷”圆章底款的“万寿无疆”瓷,但比过去所有的“万寿无疆”瓷都更合理、更和谐、更俊美、更精到。

精湛的工艺

在“文革”瓷品中,无论是福建德化的徽章和毛泽东像烧金工艺,还是江西景德镇的粉彩瓷,在质量上都创造了历史上的新高点,景德镇“万寿无疆”“文革”瓷又是历来工艺极上乘的粉彩瓷。

胎质洁白、细腻、坚致;釉水莹润、均匀、清朗,白中略泛翠青色,玻璃相适度,胎釉结合好;粉彩彩料精细、匀和,色泽鲜亮、明丽、活泼,烧成温度好。地色分三种:玫红、娇黄、翡翠绿。这种红料稍稍泛一些玫瑰色,使红色效果十分引人注目而又稳重。几件特大盘有点特别:红地稍稍透一些金黄,玻璃相略强,产生一种特殊的金光闪闪的效果,光照下韵味十足。这种娇黄十分淡雅。人们知道,黄色料最怕脏,而这种娇黄极为纯净、明丽、高贵。这种翡翠绿就是绿宝玉石的绿,也极纯美,犹如春雨后老树上的新叶。“万寿无疆”“文革”瓷的所有粉彩料都极为细腻,浓淡相宜,涂彩又极认真、细致,花叶的涂染十分得法,加工烧成温度恰如其分,因此粉彩显得格外美。有专家说,这类粉彩料用到“文革”就没有了,现在要仿制也难过这道材料关。

轧道工艺令人赞叹。这种轧道,是在坯体修成上白色底釉烧成石的刻线。所有的主辅纹饰和许许多多“3”字形火云纹,包括每一小叶、小花芯、小圆圈都在画稿后刻线双勾,深浅如一,而后才在双勾刻线内涂彩料。所以观察成品上的小图形就像一朵朵蓓蕾一般,有一种特殊的立体感。

现在所见到的“万寿无疆”“文革”瓷,大多是当时的“出口退”、“出口转内销”瓷,其材料、工艺与出口正品有不同差别,在成品检验中发现有些许毛病,属于等外品,海外回流的才是正品,价值最高。比如测量一件圆器的直径,哪怕是46厘米、47厘米的特大平盘、汤盘,从不同口沿测,相差在0.1厘米至0.2厘米之间。

(万寿无疆系列出口瓷器,是80年代以前景德镇国营瓷器厂代表性的关门产品,出口产品的做工精细,质量优良。90年代体制转化后的私人窑厂急功近利的低质量产品以及近期的仿制品与其不可比拟。)

近来市场上有仿制品出现,色彩胡乱搭配,彩料混浊不堪,工艺极为粗劣,看了就会生厌。这种赝品,是容易识别的。

多样的底款

“万寿无疆”“文革”瓷有不同的底款,不计编号序码的不同,也有近10种。根据其内在联系,大致可分3类:

第一类,主打款。中英双文字加编号,主要文字为:“中国景德镇/MADE IN/CHINA/=(编号)=”(斜线表示分行排列)。至今所见,绝大多数都是这种底款,但规格有大小之不同,适用于造型和规格不同的器底。如特大盘的底和小碗、小碟、小汤匙的底,大小相差悬殊,款的大小也就区别很大。

这类底款的附加样式有:在编号左右安排有“无”、“铅”二字,或“低”、“铅”二字。“无铅”、“低铅”款仅见小型餐碗、汤匙等。

第二类,姑且暂称“协作款”,见有4种:     1.“中国景德镇制/=(编号)=”六字竖三行加编号数,中文字形扁方;     2.“中国/景德镇/CHINA/(编号)”,有半封闭五边形线框;     3.“中国景德镇/MADE IN/CHINA/JIAGONG”,最后一行是汉语拼音文字“加工”一词。     4.“华泰/Gathay/景德镇/CHINA”,由圆形线框半封闭于第二行两端。

所见此类底款几乎都是中小型作品,圆盘略多,而只有“加工”款见有中等偏大的盘。从上世纪60年代起,工业产品生产厂家为了完成订货,组织协作厂家生产加工部分次要配套件成为普遍现象。当“万寿无疆”瓷出口任务紧张时,出现“协作款”作品是顺理成章之事。当然,这种判断需要以它自身为史实来支持。

上述两类底款有3个共同点:一是,中文字体都是上世纪60年代流行的硬笔手书方正体,属实用美术字。第一类底款文字书写规整,第二类中显得有些不太方正,其中一种款中汉字大小悬殊。二是,全部都是贴花工艺印制的,矾红色。三是,有阿拉伯数字编号的,都是两位数字。有的编号文字只有一个“N”。

第三类,寄托款。有“大清光绪年制”6字两行红料写款,“居仁堂制”4字两行印章式红料款。寄托款出现的原因目前尚不清楚。但是,署“光绪”款的,也有主辅纹饰与“光绪”“万寿无疆”真品有所相近的,这从材质、工艺特征上也容易辨别。

此外还有用红料、青料书写的样品款。

“万寿无疆”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繁复多样,本意是吉祥、祝福,是社会生活安定、和谐的润滑剂。“万寿无疆”“文革”瓷是各种各样“万寿”文化的复杂体现,也是中国人民群众对毛主席敬仰和热爱的感情表露,同时又是景德镇策划、设计单位对购买、使用、收藏、欣赏“万寿无疆”“文革”瓷的人们的美好祝愿。

(补充资料)

集体创作史无前例
瓷器按胎瓷造型可分为日用瓷和陈设瓷,花瓶、瓷板、文房、薄胎瓷等属于陈设瓷。碗、盘、杯、碟、盅、盏、壶、罐、缸、匙、筒、盆及成套的餐茶器等属于日用瓷,日用瓷器的烧造水平,代表着制瓷业的整体水平。
以往粉彩瓷大多用于陈设瓷上,上世纪60-80年代,为多创外汇,出口海外的日用瓷器开始采用中国传统的粉彩瓷装饰,这使得普通的日用瓷器立即身价倍增,不仅可日常使用,而且可当装饰品,陈设于墙上柜上,使家居熠熠生辉。
但日用器都是小件为多,如何在小件的日用器上创作出不逊于陈设瓷的效果呢?在当时的举国体制下,开始了史无前例的集体创作,轻工业陶瓷研究所的艺术家们联合景德镇各大瓷厂的传统瓷研究所、设计室、试验组,共同开发设计,如青绿山水、雪景山水图案为邓必浩等擅绘山水老艺人设计;龙纹、麒麟等瑞兽为叶冬青设计;各种边角纹饰、三朵、八仙、洋莲等纹饰为夏时义设计,从而生产出众多实用与装饰兼具的日用瓷器。
比如青绿山水十五头餐茶具就是邓必浩担任主设计的,入眼清新雅致,每个茶碗、每个碟子上都有一幅完整的山水图,疏朗开阔;而整套摆放时,又呈现出远景、中景和近景相结合的一幅通景,没有一丝的间断,既突出单个物件的美感,又顾及整体的布局。由于这套青绿山水图案对设色要求较高,因此没有大批量生产,绝大部分用于出口而留在国外,国内鲜见。又如 “雪景大王”余文襄设计的雪景山水六头餐茶具,布局自然,主次分明,极富诗意。
据了解,上世纪60-80年代,国外高端市场心慕康乾盛世的瓷器器形和纹饰,为满足这种消费需求,景德镇在继承传统的纹饰图案的基础上,进行合理改进,增加了适合国外下午茶的糖缸、奶缸等器形,并使得图案纹饰能够与器形、瓷胎等工艺完美结合。比如色地万花源于乾隆朝, “文革”后,艺术瓷厂组织汪以俊、章仕宝、邓肖禹等名家进行再创作设计,色彩姹紫嫣红富丽堂皇,绘工精制线条流畅,丝毫不逊于乾隆朝的工艺。同样源于乾隆朝的金地万花因其色彩浓郁繁花似锦,广受高端市场青睐, “文革”后,艺术瓷厂组织名家创作设计,并参照宋庆龄的嫁妆——金地百菊咖啡具的纹饰图案,设计出新的金地百菊餐茶具,以赤金描绘点彩,色彩丰富而饱满,被誉为粉彩餐茶具之冠。
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仅开发图案和试制样品,就是一项巨大工程,而制作环节更是不敢懈怠。作为外贸任务,更是倾多方之力,不惜工本,描图、天色、洗染和结 “果”,每一个步骤,都按照传统官窑粉彩瓷手工制作工序进行。

上世纪60-80年代生产的粉彩日用瓷,主旨是出口创汇,质量最上乘的瓷器都到了境外,出口转内销的则是三四级产品和等外品,因此国内市场上难觅完美无瑕的粉彩日用瓷器。1986年后,景德镇开始研制低铅粉彩日用瓷器,但因为减少了设色的关键元素,此后制作的同类日用器,远远不及早期的粉彩色彩艳丽、饱满动人,陈设效果大减。
而在境外市场上,成套成系列的粉彩日用瓷同样难觅。因为碗盏盆碟使用中,难免不磕边摔破,一套92件的餐具中哪怕少个汤匙,都不成套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能够找到的成套瓷器已经寥寥无几。要想把当年烧制的各种纹饰图案、各种器型成系列搜集完整,更是不可想像。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粉彩日用瓷器已不可再生。一方面国内缺少高档瓷器的消费主力,另一方面我国也已实行粉彩日用瓷铅镉溶量的限定,各大瓷厂也不再烧制这类粉彩日用瓷器。而且由于年代久远,加上当年的瓷器厂大多倒闭,上世纪60-80年代景德镇生产的粉彩瓷大多资料缺失,实物缺损,完成保留下来的极少,致使很多博物馆也没有馆藏。
专家认为,上世纪60-80年代的粉彩日用瓷虽然失去了实用功能,但是其装饰陈设功能依然存在。当年参与粉彩日用瓷主要设计工作的老艺人和艺术家们,如今身价暴涨,作品在一级市场上售价均为数十万元甚至超过百万元。而当年的设计都是名家集体创作,在传承的基础上合理改进,完全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由于上世纪60-80年代生产的景德镇粉彩日用瓷时代特征明显、不可再生、真伪无争议,其收藏价值正逐步攀升,已经成为收藏市场追逐的新宠,其市场价格也开始上涨,比如余文襄设计的雪景茶具, 3年前的价格还在5000元/套,今年市价已经超过3万元。而 “万寿无疆”的红地万寿茶杯、绿地万寿茶杯等,2013年末也已经涨到2000元人民币一个了。 而且这是国内残留等外品的价格,国外的正品还未大规模回流呢。

海外华园提供的照片:下图为海外收集的景德镇文革出口万寿无疆瓷器,釉彩肥厚,画工精良,工艺完全达到了和超过了传统官窑水准。

20131230_215116

IMG_5958

被占领的日本制造瓷器

二次大战结束,美军占领了日本,为了炫耀占领军的地位,麦克阿瑟为了报他在菲律宾曾挨过日本打之仇,于是规定所有在日本制造,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必需写明“被占领的日本制造”,从1945年到1952年,日本出口产品一直打有这个印记。珍珠港事件之后,美国民众普遍抵制日货,所以打上这日本被占领的瓷器底款,就是要告诉美国人民,此货非彼货的意思。由于这是开天辟地日本本土被外国武力征服并占领的第一次,是代表日本屈辱的.

“Made in Occupied Japan”(OJ) 必然是指1945(二次世界大战后)到1952年4月25日之间的日本.在这段时间,日本必须靠出口来支持重建战后经济,与占领者达成的协议是50%的出口物品必须打上”Occupied Japan” (被占领日本)或 “Made in Occupied Japan”(被占领日本制造)。这种烙印被日本人看成是一种侮辱,因此日本人基本不收藏有这种印记的东西。由于这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引有“Made in occupied Japan”标识的东西便成了热门的收藏品,成了鉴证历史的文物,具升值潜力。所以同样时期的瓷,打日本被占领款的,其收藏的价值,就优于不打此款的,打红色底款的,优于打黑色底款的,而日本人物,又优于欧美人物。在美国,据说10年前美国人收藏被占领日本出口的东西积极性较高,后来渐渐平息,但正好可以被海外华人逮个正着,我们有资源与价格话语权。

IMG_5704 IMG_5806 IMG_5807

(上图为一件日本被占领制造“杨柳式”小瓷盘)

“杨柳式”有其相对固定的基本内容,如文献提及“杨柳式”的主要景物有:“
一棵垂柳(weepingwillow)、古塔、弯曲的篱笆、结果实的树、桥上有三个或四个人、一条船、一对嬉戏的鸳鸯。”

这东西的历史文化价值极高,仿中华国技,战败的耻辱,西方的傲气,件件真品,60年以上年纪且无需断代,等等因素足以使它成为一个收藏小品种。视物品精美程度,海外目前几美元到上百美元一件可以买到,国内数百至数千人民币一件,虽成交不多,但有10倍左右的利润空间,同时也有海外市场的潜力。